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善己身

“无效输入”一定导致“无效输出”。教学最像!

 
 
 

日志

 
 
关于我

王延龄:湖南衡阳人笔名五味子等,,高级教师、杂文作家。华东师范大学“初中语文国家高级研修班班长,广东省教育厅特聘高中教学水平评估专家,语文版全国百位名师之一。发表电影剧本、相声各1 部,杂文118 篇,教学论文61篇。长期执教高三毕业班,2000年8月开始从事中学语文教研工作。修正教材对毛泽东诗词的注释和对冰心作品结构的切分得到中央编译局、人教社专家认可。主编广东省教研室《金牌学案》等中高考语文训练资料9 种21 部。擅长中高考语文读写辅导、心理干预、高考志愿填报,每年均有骄人的经典之作!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奖励“红校服”何错之有?(王延龄/五味子/湘子原创)  

2011-10-26 14:22:19|  分类: 教育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蒙古包头一所中学发放优秀生校服引争议(图)
       2011-10-26
扬子晚报

内蒙古包头一所中学发放优秀生校服引争议(图)

    上图来源于《扬州晚报》,新华网主页予以转载。该报报道了内蒙古包头市第24中学奖励“优秀”学生穿红色校服的做法,据称引发了网友热议。热议者,批评、贬斥之谓也。

    为何不能拿“红色校服”奖励优秀学生?批评者认为,校服背面印有白色的“包24中优秀生”几个大字,太“刺眼”,且“该校服由包头翔锐房地产公司赞助”,“红校服的性质比绿领巾更为恶劣,集媚权、媚钱、奴性、斯文扫地为一身!”“校长很可能受贿”,云云。

    这真是奇了天下之大怪了。优秀的“员工”“党员”“干部”“教师”“全国道德楷模”“全国教书育人先进个人”等成年人,因为“表现”比本系统的、本单位的同事优异,“业绩”比本系统的、本单位的同事突出,就可以获得各种荣誉称号、证书、支票,巩俐主演了在国际上获奖的电影可以获赠别墅,省级、国家级专家能够领取政府津贴,到了优秀“学生”这儿怎么就不行了?

    如果认为“生”属于在“校”的,是接受教育的、被改造的对象,不该“物质刺激”,以免损毁其精神,玷污其心灵,发张“奖状”足矣,那就更大错特错了!中国的基础教育,很长一段时间里跟社会其他各界一样注重精神鼓励,确实只拿“奖状”,谁都觉着自在,因为并没有三六九等。在注重“精神”的五六十年代,这是平常之事。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对待“荣誉”“奖励”的心态有了微妙改变,出现了“只要奖金不要证书”的现象。再后来,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金钱”被提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表扬并奖励优秀学生天经地义,优秀学生被表扬并奖励同样天经地义。“优秀生”得不到表扬和奖励,这是“劣币驱逐良币”式的社会现象在校园内的投影。难道我们提倡表扬并奖励无心学习成绩一塌糊涂的学生?所以,表扬并奖励什么样的学生,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学校的治学思想和理念。学生在校的主要任务是学习(还有专家们说的“学会做人”),取得好成绩无可指责!现如今,“读书无用论”的思潮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泛滥,其主要根源在于社会上的“拜金主义”思潮的污水倒灌进了本来纯净无比的校园。因为可以凭借“世界冠军”“演艺巨星”之类的头衔不经高考而直接进入北大清华等千万学生梦寐以求的名校深造,所以不用读书;权贵子弟(即俗称的“富二代”“官二代”)更可以凭借其炙手可热(准确地说是“炙手可”)让人望而生畏的权力财富安享幸福生活,也不用读书;贫贱者、不法者可以用炮制伪劣假冒产品、制贩毒品、绑架勒索、拐卖妇女儿童、组织卖淫嫖娼、偷漏税款(当然富豪们也偶尔偷逃税款)的手段获取钱财跻身上流社会,还是不用读书;身材姣好的女人可以嫁豪门贵族坐拥如山的金钱优哉游哉,一辈子也不用识几个字儿,难怪14岁的初中女生就参加比基尼大赛做起了“模特”梦,也难怪被网友美称为“人大才女”的“苏紫紫”偏偏不愿露“才”而恣意露“体”以走“终南捷径”直取世俗名利。读书人得不到好报,这是严酷的现实!那些写电影电视剧本的编剧们,写一部戏才多少钱?三五千封顶了。大红大紫的陈道明们演 1 集电视剧片酬竟高达达五六十万!这个天文数字般的“支付标准”是编剧们的两百倍!当年,为最早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谱写主题曲(同志们卡拉OK时长吼不衰的《枉凝眉》等)的知名音乐家王立平的报酬只有区区十元,而唱曲灌片子的陈红竟然拿了至少一百万!我曾耗时 8 年研究电影美学,对电影创作的那些事儿略知一二。同志们请回忆一下,新片宣传、首映式之类的活动有带编剧的吗?没有!为什么没有?因为编剧都是读书人!再看做广告从消费者的口袋里猛掏钱的,有编剧们的份儿吗?也许你们会说,影视大腕儿是公众人物,有很大的市场影响力。我承认。可是,没有好剧本,再好的演技也白搭。《亮剑》大家看过吧?李云龙这一形象塑造得很成功吧?可这首先得归功于编剧把李云龙“写”活了,其次才归功于李幼斌把李云龙“演”活了。妈的,朱军的《艺术人生》从来没请过读书人尤其是为影视剧、相声小品创作本子的人,清一色的演员,从话剧到影视剧,到相声小品,编剧是被《艺术人生》遗忘了的“边角料”,就跟“写”剧本不需要“艺术”似的。教育界也有大腕儿,比如于漪先生、钱梦龙先生、魏书生先生可都是名闻大江南北的,他们培养出的一代又一代的学生早已经遍布天下,各地各企业中也有他们的学生成为了有影响力的商人、企业家,怎么他们就做不了广告?他们可是教育界名副其实的“德艺双馨”的泰斗啊!读书人现实境遇如斯,假如给你一种选择:演戏做明星当形象代言人还是读书做学问一生两袖清风?请你们告诉我你们的答案。

    三十多年了,我们的主体价值观念,我们的曾经为亿万中国人敬仰和拥有过的推翻过三座大山的精神被扫荡一空!所以我们一夜之间发生了极其可怕的“民族精神哗变”!应该说,学生不读书,大学生不读书,就因为我们的价值观早已经扭曲变形,或者说发生了“位移”——向金钱、权力、关系靠近,自诩“有关系就会没关系”高喊“我爸是李刚”威胁“谁敢打110”的,大有人在;还没来得及喊出口的恐怕多得不可胜数。

    扯远了。还是回到“校服奖励门”上来。记者了解到,在西安“绿领巾”事件后,教育部曾明确要求各级各类学校面向全体学生,以符合学生成长规律和教育规律的正确方式教育和引导学生,坚决反对学校以任何方式对未成年学生进行所谓的“好”与“差”的区别。如今的教育部脑子都进了水了:学生从来都有“好”与“差”之分,就跟社会上有“良民”与“恶徒”之别一样,不是谁都可以把书读好的,要不然全国人民都是“全日制本科生”了;也不是哪个教育家都能把人教好的,要不你来讲台上站站!孔老夫子确实说过“因材施教”的话,这是板上钉钉写在《论语》里的,但孔老夫子那会儿教多少个学生?那会儿的学生要学英语、数学、物理、化学、政治、生物、历史、地理、体育、电脑课吗?孔老夫子要去家访吗?孔老夫子拍拍弟子的肩膀批评弟子们一两句,以提醒他们听课要认真作业必须写完,有可能被告上法庭吗?

    表扬并奖励优秀生,是在全校学生面前树立起一根价值观的标杆,让全体学生崇尚学习,追求进步,因此,表扬和奖励并不需要遮遮掩掩,它绝对见得人。而不表扬和奖励优秀生,则是变相鼓励平庸和懒惰,就是倡导学生“不好学习,天天向下”。当然,表现差、成绩差的学生绝不应该放弃教育和培养,因为他们也是“祖国未来的希望”。但是,一个学生,如果连好好读书这种“义务”都尽不了,对自己一生的前途命运都不负责任,还能去要求他对社会和国家尽义务负责任吗!

   “红校服”与“奖状”确实有区别。一是两者“价钱”不同,虽然都是奖品;二是“使用场合”不同“效应”也有别。校服穿在身上,在校园里格外惹人注目,这些注目者因为不是“优秀学生”或者优秀学生的“家长”,一句话,没份之人,心理难以平衡,用“嘀咕几句”的办法“行注目礼”也在所难免。而奖状则是贴在自家墙上,比超薄的挂钟、电视机还薄许多,众人无从“注目”,此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是也。所以,问题的核心在于“招不招摇过市”“在不在别人眼前晃悠”,换言之,在于让不让人瞧见。照批评者的观点,应该把作为奖品的校服收藏在衣柜里,这样就会“你舒服我舒服大家都舒服”!但还有另一个问题:奖状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领到的呀!你想想,在“开学典礼”一类大型的师生集会上公开给“优秀学生”颁发奖状,让他们面带喜色,众位没评上的这脸该往哪儿搁啊?它挂得住吗!所以,发奖状的做法也该休矣,因为发奖状一样的刺激人,一样的不公平,一样的有歧视学生的倾向!

    其实,即便是最廉价的“口头表扬”也招人嫉妒。这一点丝毫不逊于“发红校服”和“发奖状”,起码在中国是这样。这是民族基因几千年里没有进化更没有优化的必然结果。但是,尽管我们国家不乏“销骨”之“毁谤”,也不乏“铄金”之“众口”,在眼下这个读书尚没能蔚然成风的时期,我们还是应该弘扬“崇尚读书”的正气。所以,如果在校园里看见穿“红色校服”的学生,大可不必去嫉妒,更没必要去愤恨。人是需要有一点“羞辱感”的,“知耻而后勇”嘛。人还要有点儿心理承受力。如果在电视上看到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英模颁奖典礼”,全国的电视观众难道因为“自己榜上无名”就都去跳楼、卧轨、自沉,或者,像阿Q那样“妈妈的,今天儿子打了老子”吗?有志气、有本事也去争取一个名额啊!学生也是这样,看见别人被评为“优秀生”,穿红戴绿的,你可以羡慕并“退而结网”啊!干瞪眼有什么用!社会上哪家企业现在不是如此褒奖先进、优胜劣汰的?连这点心理承受力都没有,将来怎么作一个“社会”人呢!

    至于有网友建议,“挖出校长来瞧瞧,是不是钱眼儿长脸上了?我很想知道这个校长长啥样,有没有贪污受贿?”这就真有些稚嫩过头了。有人(含企业)赞助绝对是好事,我们的教育投入本来就严重不足。如果有更多的热心企业和个人为教育的进步与发展慷慨解囊,那么,我们的可怜兮兮的“穷教育”让人刮目相看就指日可待了。再说了,买几件红校服就“受贿”了?就那百十块钱,给你你稀罕、瞧得上吗?

    成年人评少年人的事,会多少掺杂一些“功利”因子,或者,看问题时会带有一些自己或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不顺心、受过不公正对待的心理阴

影,这是难以避免的。我完全理解。

奖励“红校服”何错之有?(王延龄/五味子/湘子原创) - 学海无涯 - 悦读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