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善己身

“无效输入”一定导致“无效输出”。教学最像!

 
 
 

日志

 
 
关于我

王延龄:湖南衡阳人笔名五味子等,,高级教师、杂文作家。华东师范大学“初中语文国家高级研修班班长,广东省教育厅特聘高中教学水平评估专家,语文版全国百位名师之一。发表电影剧本、相声各1 部,杂文118 篇,教学论文61篇。长期执教高三毕业班,2000年8月开始从事中学语文教研工作。修正教材对毛泽东诗词的注释和对冰心作品结构的切分得到中央编译局、人教社专家认可。主编广东省教研室《金牌学案》等中高考语文训练资料9 种21 部。擅长中高考语文读写辅导、心理干预、高考志愿填报,每年均有骄人的经典之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语文的“教”与“学”  

2015-07-30 19:18:19|  分类: 职业诊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是备受争议的一个学科。进入新千年以后,伴随着大张旗鼓的教学改革,受诟病的情况并未得到改善。
    一篇文章,大体有这样几种处置方式:
    1.传统。教师提供相关背景包括作者的人生际遇,然后教师引导学生去分段,概括段落大意,归纳中心思想,分析写作特点。
    2.微调。教师提供相关背景包括作者的人生际遇,也可以不提供,条件好的学校,可以学生自己去网上查找。这个并不非常重要,因为它只是解决阅读理解的外围知识。然后由学生带着教师预设的问题去阅读,直到找到答案。
    3.大改。学生合作学习,这是时下最时髦的方法。不过,层次有区别。高一些的,允许或者鼓励学生提出问题;低一些的,还是围绕教师提出的问题转。不管哪一层次,都称不上是真正的“发现式”学习。
    4.颠覆。这一类,彻底打破教师预设的一切条条框框。基本上以学生为主,包括阅读切入口的选择,阅读路径的选择,阅读任务的圈定,阅读发现的自我呈现。不过,能到这一步的学校和学生少之又少。
    综观上述四类语文阅读学习的方式(课型),我一直在想下面一些问题:
    1.语文阅读,到底在阅读“什么”
    2.阅读课教了阅读没有
    3.阅读教学是否应该正名为“‘教’阅读”与“‘学’阅读”?
    4.阅读质量的评价指标到底是什么?
    我联想到看电影。比如李连杰、丁岚联袂主演的经典功夫片《少林寺》。它的观看方式跟语文阅读本质上没有差别。我们观看电影《少林寺》,到底看它的什么(关注什么)?是故事叙说,还是功夫表演?是人物性格塑造,还是人物命运演绎?是借故事揭露当时的社会,还是看故事暗讽今天的现实?怎样才算看懂了这部反映十三棍僧救唐王的电影?要不要由看电影本身去作进一步的拓展以及拓展什么等等。
    说起来不易,做起来更不易。比如把握电影《少林寺》叙说故事的方式——整部影片的结构,可以有下面几种“教与学”的方式:
    1.由教师以“课前作业”的形式布置预习,自己在家观看电影并作出研判,明天课堂上交流,届时由教师明确。这非常像我们传统的语文教学。
    2.什么形式和内容的作业都不布置,只是认真看电影——把《少林寺》当成“电影”看;更准确一些,当成“‘功夫’电影”看;再进一步,当成“‘经典’的功夫片”欣赏;在此基础上自主提出发现——电影《少林寺》到底是个啥结构。能够自己“看”出来,说明“看”的水平高了;能够用比较专业的术语把“看”的结论表达出来,这就属于较高层次的“看电影能力”了。这非常像我的语文阅读教育观——充分关注和利用文体元素把小说当成小说读,把议论文当成议论文读。这实际上是要求读出文体的个性,淡化甚或忽略文体的共性。这里,“自己看电影”是独立学习、提前学习,后边的“课上交流”是合作学习。带上自己独立学习的成果、心得、疑惑来参加交流,跟我们今天的语文课改极为神似。
    3.能够从一类文艺作品里归纳(或者说“建构”)出它们的结构模型,从“能力发展”的角度说,是一个高质的学习结果。因为学习者已经完成了从“一点”到“一类”的嬗变。
    电影《少林寺》的故事叙说方式是:
    开头,是觉远剃度受戒。
    师傅问:“尽形寿,不杀生,汝今能持否?”
    觉远没有回答;
    师傅再次厉声责问,觉远还是迟疑着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回想起了父亲等一班民工被叛将王仁则奴役、虐杀的悲惨场景。
    电影尾声,场面拉回到片头,觉远才坚定地回答师傅:“杀心可熄,匡扶正义之心不可熄。”
    这一问一答之间,真实的时间非常短暂也非常连贯,真实的空间没有穿越,但电影编剧和导演偏偏在中间穿插了“隋朝末年十三棍僧救唐王”的完整故事。这就是倒叙结构:今天(现实时空)——过去——今天。     
    4.能够读懂运用了“倒叙”法的文章,比如《一件珍贵的衬衫》《小橘灯》《祝福》《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学习者无疑获得了一种能力;能够运用这种“倒叙法”来讲述自己的故事,这就意味着学习者已经可以打乱故事真实的时空顺序,来重构自己的话语系统,以取得某种特定的艺术效果。至此,“倒叙法”在学习者身上已经完成了由“知识了解”到“能力掌握”的质的跃进。

    语文的“教”与“学”,如果只是定位在“读懂写了什么,歌颂了什么”,肯定是扯淡!
    语文教师,如果帮学生学习、代替学生学习,比如批发知识,零售能力,也肯定是扯淡!
    学习的最高境界,有专家说是“生命教育”,是“心灵的回归”,我以为模糊和跑偏得离谱。学习的最高境界,是提升学习者“发现与创造的能力”,而不是记忆、背诵和再现的低级能力。“再现”和“发现”不可同日而语。有发现,才可能有创造。这与个人发展、社会进步、国家强大,都绝对不可或缺。
    语文的“教”与“学” - 学海无涯 - 悦读周刊
        语文的“教”与“学” - 学海无涯 - 悦读周刊语文的“教”与“学” - 学海无涯 - 悦读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