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善己身

“无效输入”一定导致“无效输出”。教学最像!

 
 
 

日志

 
 
关于我

王延龄:湖南衡阳人笔名五味子等,,高级教师、杂文作家。华东师范大学“初中语文国家高级研修班班长,广东省教育厅特聘高中教学水平评估专家,语文版全国百位名师之一。发表电影剧本、相声各1 部,杂文118 篇,教学论文61篇。长期执教高三毕业班,2000年8月开始从事中学语文教研工作。修正教材对毛泽东诗词的注释和对冰心作品结构的切分得到中央编译局、人教社专家认可。主编广东省教研室《金牌学案》等中高考语文训练资料9 种21 部。擅长中高考语文读写辅导、心理干预、高考志愿填报,每年均有骄人的经典之作!

网易考拉推荐

“老王”不过是杨绛的隐身衣  

2016-12-18 21:29:22|  分类: 教材解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王》是苏教版必修三的选文,选编在“底层的光芒”板块中。这其实是编者的一个误读,老王身上的品质确可以看成是来自底层的光芒;但杨绛创作本意却未必在这里。那么,隔了这么多年之后,杨绛突然描写这样一个底层的车夫,她的用意何在?她有什么样的隐语和意图?

 在杨绛先生的《隐身衣》中。杨先生曾问钱钟书:“给你一件仙家法宝,你要什么?”结果两人都要隐身衣,让大家都视而不见,见而不睹。后来,杨绛对隐身衣还有一个解读:“我穿了‘隐身衣’,别人看不见我,我却看得见别人,我甘心当个‘零’,人家不把我当个东西,我正好可以把看不起我的人看个透。”

 习惯于“隐身哲学”的杨绛,在《老王》一文中,也穿上了隐身衣,让别人看不见她。老王不过是杨绛的隐身衣。

 《老王》之所以很难读懂,原因在于对“那是一个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的解读。而这恰恰是杨绛给这篇文章所穿上的隐身衣。

 “那是一个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

 谁是不幸者?

 老王自然是不幸的。

 物质上艰苦,精神上凄苦。因为是单干户,没有组织,思想上怀有极大的恐惧。这可能是老王最大的不幸。但如此不幸的老王却给了作者一家很多温暖。表现在“三送”上。送冰。送医。送好香油、大鸡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前两次“送”是老王作为车夫这个身份的“送”,是生意上的往来。而后一次“送”,是人情上的往来,是最后的告别。不可不察。老王如此不幸,却又如此善良。

 但需要注意,善良的不仅仅是老王,杨绛一家也是善良的。这是两个善良的人之间的彼此取暖,互相驯养。照顾老王的生意,坐他车。不愿减半收费,付给他应得的报酬。尤其是,关心老王的生计,把自己降格为货。女儿给老王送大瓶的鱼肝油,也可以看出作者一家对老王的善意。

 既然杨绛一家如此对待老王,也算是仁至义尽,为何还要愧怍?

 盖因我们都是读者意识,只从读者的层面来理解,把这些看成是杨绛一家对老王善良的回应。但杨绛的作者意识恰恰相反。她深刻反思了自己,她的愧怍大有来由。

 一、对老王只有物质上的帮助,没有精神上的抚慰。

 比如从老王“送好香油和大鸡蛋”来看,他是绝不肯要钱的。这是一个大限将至的人最后的感恩之情。老王是将杨绛一家作为最大的恩人和亲人来对待的。然而,杨绛还是进屋取钱。老王明白,一旦取钱,就是交易;一旦交易完成,自己就得离开。于是赶忙止住,说,“我不是要钱。”

 杨绛说的却是“我知道,我知道”,事实上,杨绛什么也不知道。既不知道老王来做最后的告别,也不知道老王内心的孤苦,更不知道老王这次来的深重含义。于是,老王走了,没有坐一坐,也没有喝一口茶。老王这一路的感受究竟是怎么样的?老王人生谢幕时的心情究竟如何?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去关心。作者很多年之后,才悟出这一点,深切的愧怍油然而生。

 二、知识分子的清高、冷漠和隔膜。

 关于老王的身世,遭遇和处境。我并不是特别上心。与老王压着嗓子问,“你们家还有钱吗?”不能同日而语。偶然散步,看见老王蹬车进院子,也没有去看看,只是后来闲聊时问起。最后一次,明知道老王病得不轻,没有让座,没有一口茶,没有送行,直到过了十多天,才问同屋的老李。听老李说老王的后事,我的反应却是“我也不懂,没多问。”更没有想到去老王的坟上看一看。就算写这一篇《老王》的文章,也是在老王去世很多年之后。

 由此可见,作者对老王的很多善良和关心只是礼节性的,并没有真正如老王一样,心底里揣着别人的冷暖,作者由此深刻反思了知识分子的清高、冷漠和隔膜。

 三、反思知识分子应该承担却没有承担起来的责任。

 在杨绛和老王交往的过程中,也许物质交易是清楚的;但在情感上收支是绝不公平的。

 杨绛,只是付出应该付出的;老王,却是付出超过应该付出的。杨绛,是你蹬车,我坐车,我自然应该给你钱;你送了我东西,我当然也应该把钱给你。诚实交易,两不亏欠。而老王,则是,我送朋友看病,不该拿钱;我送东西给看得起我的人,不是想要钱。

 杨绛,是已知对方已经病得快成了僵尸,却没有主动去打听或看望一下;而老王,明知自己已经不久于人世,却硬是支撑着病体,送好香油和大鸡蛋来表达感恩。

 杨绛,因为金钱和劳力已经做了平等的交易,心里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安,也就没有一直把对方放在心上。而老王,在常年的冷眼和歧视中,突然感觉到杨绛一家把自己当做人看待,这样的大文化人竟然不嫌弃自己,平等对待自己,这是何种恩德,于是耿耿于怀,死前,一定要把心愿还了才能瞑目。

 “几年过去了,我渐渐明白”,这说明“愧怍”感的诞生绝非仅仅是亏欠感的重复,因为亏欠感随着时间的流逝应该越来越淡才对,不可能越来越加深。那么,经历了时光的淘洗,世相研磨之后的的愧怍感,一定具有更深的内涵。这种愧怍首先来源于情感收支的不平衡,自己仅仅把和老王的关系定位于诚实的交易。但最深刻之处却是,知识分子在那个时代里应该承担却没有承担起来的责任。

 把握这一点,必须要结合作者为何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幸运者?

 杨绛是一个幸运者吗?

 肉体上的,默存不知怎么一条腿走不得路了。地位上的,老王从没看透我们是好欺负的主顾。经济上的,老王哑着嗓子,你还有钱么?人格上的,老先生自愿把自己降格为“货”。要知道文革伊始,杨绛的专职是扫女厕,钱钟书被剃成“十”字头,杨绛被剃成“阴阳头”,杨绛痛苦万分,连夜做假发套,夏天满头是汗。挂牌游街,女婿自杀,夫妻下放……

 那么,杨绛为什么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者呢?

 因为,与老王这样的人相比,“我”是一个幸运者。老王死了,但“我们”却幸运的活了下来,自己的不幸已经是幸运。更重要的是,在文革这样的灾难面前,作为一名知识分子,个人的不幸,实在称不上不幸,不值得反复咀嚼。没有幸运者和不幸者,只有不幸者和更不幸者。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理解杨绛把 “我”对“老王”的愧怍,说成是一个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的缘由。

 同为文革中受难的知识分子,杨绛看到文革后有同伴们摇身一变,批斗身边的文革中得势者,整个民族,尤其是知识分子,缺少一种忏悔精神,只想到自己的经历和伤痛,却无视身边那些更孤苦者。而事实上,自己从与老王的交往中,也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清高与冷漠,感受到悲悯与忏悔的稀缺。实质上杨绛将一己的生活经验推广为一切人的生存体验。

 作为一个相对的幸运者,杨绛为自己的清高和冷漠愧疚,这是忏悔的开始。假如作为一个相对的幸运者,如果我能够无视不幸的老王,漠视他的情感和感受。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责怪文革中更加幸运的人对我们所施加的伤害呢?

 钱钟书在《干校六记:小引》中写到:

 杨绛写完《干校六记》,把稿子给我看了一遍。我觉得她漏写了一篇,篇名不妨暂定为“运动记愧”……有一种人,他们明知道这是一团乱蓬蓬的葛藤帐,但依然充当旗手、鼓手、打手,去大判“葫芦案”。按道理说,这类人最应当“记愧”。不过,他们很可能既不记忆在心,也无愧作于心。他们的忘记也许正由于他们感到惭愧,也许更由于他们不觉惭愧。惭愧常使人健忘,亏心和丢脸的事总是不愿记起的事,因此也很容易在记忆的筛眼里走漏得一干二净。

 杨绛之所以写《老王》,与钱钟书的这段话大有关系,那么,愧怍的矛头也自然应该指向“旗手、鼓手、打手”们。但杨绛却绝不肯说,她只忏悔自己。以自我忏悔的方式,提醒文革中的忏悔健忘者。

 李存光先生说:“主要在于它是一个受害者的严肃的反思,一个正直心灵的痛苦自审,一个最无责任者对自己责任的拷问。”

 文章到了最后,杨绛从更广的社会层面上,关注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所作所为。针对具体的谁已经没有了意义,被凸显的是幸运者和不幸者的对照。人生总有幸与不幸的区别,在一个正常的合理的社会中,作为幸运者,应该为不幸者做些什么,才不会心存愧怍?这是把具体的“我”对“老王”的愧怍,上升为“幸运者”对“不幸者”愧怍的最主要原因。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幸和不幸者,幸和不幸是相对而言的。我们每个人都既是幸运者,又是不幸者。那么,作为幸运者该如何对待不幸者?其实,我们如何对待不幸者,就是别的幸运者如何对待我们。

 比如当“我”能够冷漠清高的对待老王,那么,比我们更加强势的人不是也有理由冷漠清高的对待我们吗?

 因此,杨绛的愧怍还提醒我们,唯有用民主思想,平等意识,人道主义精神,不仅从物质上,更要从精神上对待不幸者,关爱弱势群体,将来的我们才不至于心存愧怍。

 《老王》一文,与老王并没有多大关系,老王只是杨绛的隐身衣,杨绛的愧怍之路,或者说是借助反思自己来反思知识分子,批评文革中的忏悔健忘者,这才是杨绛先生的本意。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